您现在的位置:地理港湾>> 选修教参>> 区域地理>> 世界地理>>正文内容

“克什米尔”问题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克什米尔是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的简称。克什米尔问题即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是1947年印巴分治时,英国帝国主义为了在印、巴之间制造对立而遗留下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为此发生争执,并于1947年10月发生武装冲突。战争虽经联合国干预于1949年元旦停火,同年 7月划定了停火线,但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仍未解决。时至今日,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争执依然存在,克什米尔问题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克什米尔问题的由来
克什米尔在南亚次大陆分治前是当地最大的土邦之一,面积约为21万平方公里,人口约为 500万,其中穆斯林占总人数的77.11%,印度教徒占20.12%,锡克教徒和佛教徒占2.77%。
克什米尔位于次大陆的最西北部,东北部和北部与中国的西藏、新疆接壤,西北角与阿富汗交界,阿富汗狭长的瓦罕走廊把它与苏联分隔开,西部毗邻巴基斯坦,南部与巴基斯坦和印度两国为邻。其战略地位极为重要,素有中亚细亚的心脏之称。
克什米尔山川秀丽,景色宜人,是喜马拉雅山中心的一块美丽富饶的土地。莫卧儿皇帝贾汉吉尔曾说,那里是“人间天堂”。克什米尔谷和查谟平地是富庶的农业地区,盛产谷类、水果和蔬菜;工业以森林、纺织和手工业为大宗。首府斯利那加市为邦的夏都,查谟市为邦的冬都,是统治家族的所在地。
克什米尔人民和查谟人民创造了灿烂的古代文明。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印度教徒、穆斯林和锡克人曾先后在这里建立王朝。但是这两个地区并不是自古就在一起的。18世纪后半叶,查谟的一个多格拉人首领渐露头角,扩大了势力。到古拉布•辛格时,力量更加强大。1846年,乘英国殖民者与锡克人争战之机,古拉布•辛格与英国人达成协议,以 750万卢比把英国殖民者夺取的克什米尔买了过来,并表示接受英国的最高统辖权。双方于同年 3月16日签署“阿姆利则条约”。从此克什米尔就一直处于马哈罗古拉布•辛格及其后继者的统治下。在克什米尔谷地,穆斯林约占全体居民的93%。 在查谟,居民大多数信仰印度教。辛格本人是印度教徒。英国制造了查谟—克什米尔邦,把印度教的统治者强加在穆斯林头上,从而在次大陆的英国权力的两个继承者之间撒下了激烈争吵的种子。
马哈罗对克什米尔实行封建专制的暴虐统治。少数多格拉、婆罗门几乎控制全部高级职务,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穆斯林则处于被压迫的无权地位。反对宗教歧视、民族压迫和阶级剥削的斗争不断爆发。曾就读于阿利加尔穆斯林大学的谢赫•穆罕默德•阿卜杜拉,于1932年10月成立查谟和克什米尔穆斯林会议,1936年 5月提出它的目的是“完全的责任制政府”。1939年 6月,该组织为了避免成为穆斯林的一个教派组织,改组为全查谟和克什米尔国民会议,以团结各宗教教派的人物;同时也是为了取得印度国民大会党的支持。1940年,穆斯林联盟提出建立“巴基斯坦”后,阿卜杜拉手下一位名叫古兰•阿巴斯的助手,宣布脱离国民会议,恢复穆斯林会议。从此,克什米尔内部出现了两政党。1944年,国民会议在其“新克什米尔”的纲要中,提出进行全面改革的计划。1946年 5月,当英国政府派出的内阁使团到印度与各党派会谈时,它向使团提出要马哈罗“退出克什米尔”的决议,并在备忘录中对阿姆利则条约的合法性表示怀疑,认为那是一种“出卖行为”。邦政府实行镇压,逮捕了阿卜杜拉和他的许多同事。随后,阿巴斯也被逮捕,冠以发动反对统治者的“直接行动”的罪名。直到印巴分治时,他们仍然被拘押在邦政府的监狱里。
次大陆分治时,关于分治后各土邦的归属问题,进行过多次讨论,其基本原则由英国内阁使团的1946年 5月16日建议所确定。英国内阁使团的声明说:“由于英属印度将在英联邦之内或之外获得独立,土邦王公与英国国王之间迄今所有的关系将不复存在。最高权力既不能由英王保留,又不能转交给新政府……各土邦准备并愿意在印度事态的新发展中合作。各土邦将采取的合作形式,是一个要在建立新宪政机构期间谈判的问题……。”并提出“应成立包括英属印度和印度土邦在内的印度联邦,负责下述事项:外事、国防和交通,并有权为上列事项征集必要的经费”。“土邦应保留除交给联邦之外的一切事项和权力”两条具体建议。1946年 5月22日,内阁使团在关于土邦与最高权力致王公院主席的备忘录中,进一步指出:“当新的完全自治或独立的一个或几个政府成立时……英国政府就不再行使最高权力了。这就是说,土邦从与英国国王的关系中得到的权利都不再存在,土邦交给最高权力的一切权利都归还给土邦。因此,土邦与英国国王和英属印度之间的所有的政治协定均已结束。这个空白应由土邦与英属印度的一个或几个后继政府建立联邦关系,或由土邦与它(它们)缔结特殊的政治协定来填补之。”
路易斯•蒙巴顿接任印度总督后,于1947年 6月提出“六•三计划”,在土邦未来的归属问题上没有改变内阁使团的建议。同年 7月举行的王公院重要会议上,蒙巴顿宣布,两个自治领分别建立各自的土邦部,以指导与土邦的谈判。蒙巴顿说,为土邦参加自治领的加入证书已拟好,凡土邦加入自治领,都要交出外事、国防和交通 3项基本权力;英国的最高权力在移交政权时将终止,各王公土邦届时即成为独立的政治实体。他还强调指出,“你们不能避开你们邻近的那个自治领”,因而存在着无法逃避的某种地域上的强迫性。
上述计划、建议、演说包括 3项内容:英国移交权力后,各土邦即在事实上成为某种独立的政治实体;各土邦是否加入自治领或加入哪一个自治领,应由土邦通过与自治领的谈判来决定;各土邦在加入某一自治领时,应考虑地理条件等客观因素。
印巴分治时克什米尔的马哈罗是哈里•辛格,一个花花公子式的王公。他当时犹豫不决,对克什米尔是否加入或加入哪个自治领,一时尚未作出最后抉择。或许他更倾向于保持该邦的某种独立地位。哈里•辛格试图同时与两个自治领接近。8 月12日,辛格向印巴双方发报,要求与双方缔结“维持现状协议”。巴基斯坦方面接受这一意见,于1947年 8月15日与克什米尔签订协定。根据这一协定,巴基斯坦负责克什米尔的铁路、邮电、交通及食物、石油等必需品的供应。印度却要求克什米尔派代表去德里商谈条件。
为了诱使哈里•辛格作出加入印度的决定,国大党进行了一系列活动。5 月份,国大党主席克里帕兰尼访问克什米尔,企图说服辛格加入印度的制宪会议。随后,几个已经决定加入印度的土邦首领被指使去劝说辛格加入印度。8 月,甘地又去克什米尔。这些活动都没能说服辛格马上作出决定。
1947年 9月,国民会议的领袖阿卜杜拉和其他一些领导人被释放,而穆斯林会议的领袖阿巴斯却未获释。阿卜杜拉随即去德里同国大党领袖们会谈。与此同时,印度开始修筑一条从帕坦科特至查谟的公路,这势必引起人们,特别是巴基斯坦方面的极大关注。
在克什米尔内部,人民大众反对王公专制的自发斗争不断发展。在蓬奇省的苏特纳底地区,占人口 90%的穆斯林居民在律师穆罕默德•易卜拉欣的领导下,展开了反对哈里•辛格专制统治的斗争。蓬奇是英国殖民者战时招募兵员的地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将近 4万蓬奇人曾在英国军队服役。在邻近的巴基斯坦西北边省境内的帕坦部落人的支援下,蓬奇人获得了土制武器,反对专治统治的斗争开始向武装斗争的形式发展。辛格命令他的穆斯林臣民们交出武器,他们却在山区组织游击队,解放了沿西旁遮普边界的大片地区。穆斯林会议的一些成员曾经在 7月19日通过决议要求辛格加入巴基斯坦。在蓬奇地区人民斗争迅猛发展的形势下,穆斯林会议的领袖们于10月 1日在拉瓦尔品第召开会议,决定组织自由克什米尔政府,由易卜拉欣担任政府首脑。
正当蓬奇的穆斯林和邦政府的部队对抗时,各地人民反对王公专制的自发斗争,遭到了邦政府军的残酷镇压。在查谟,近20万穆斯林居民惨遭杀害,其余的穆斯林难民纷纷逃离家园,进入巴基斯坦。消息传到边境地区,激怒了帕坦部落民。10月19日,约 900名穆斯林组成的先头部队,乘摩托车自西北边省的瓦齐里斯坦出发,向克什米尔进军。在巴基斯坦支持下,部落民于1947年10月20日越过边境,10月22日进抵多米尔,直指邦省府斯利那加市。在三、四天内,就有2000左右的帕坦人进入克什米尔境内,他们宣布要进行一场反多格拉族的“圣战”。10月25日马哈罗逃到查谟。在印度土邦部秘书梅农建议下,哈里•辛格同意加入印度,并将要求加入印度的文件和给蒙巴顿的信交由梅农带回德里,想以此换取印度的援助。10月27日蒙巴顿有条件地接受这种加入,并说,“一俟部落民被逐出,法律和秩序得到恢复,克什米尔的加入问题应根据人民的意见来决定”。印度政府也同意这只是一种临时措施,至于克什米尔的前途,将由公民投票所表示的人民愿望来决定。显而易见,克什米尔的归属仍是一个有待决定的问题。
印巴武装冲突和联合国的干预
克什米尔的马哈罗要求加入印度,印度政府就此声称“合并在法律上和宪法上就手续完备了”,进而为出兵“清除入侵者”提供了依据。就在印度接受克什米尔马哈罗加入的当天,印度政府的部队已在凌晨被空运到斯利那加镇压自由克什米尔运动。印度军队阻挡帕坦人的攻势,与穆斯林部落民发生激战。10月30日,巴基斯坦政府发表声明,宣布拒绝承认克什米尔加入印度,认为它违反了已签订的维持现状协定。它更加积极地支持部落民和克什米尔邦内的反邦政府力量。这场冲突实际上成为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一次不宣而战的武力冲突。直到1947年年底以前,印度军队一直在许多地区进攻,以逐步把帕坦人驱赶回去。后因大雪封山,交通困难,进攻才暂时停止。
1947年11月 1日,蒙巴顿和巴基斯坦总督真纳在拉合尔会谈失败。为了打破僵局,巴基斯坦总理阿里•汗建议将克什米尔争端提交国际舆论仲裁,请联合国立即指派代表去实现停火。对巴基斯坦提出的“外来部队”撤出的意见,印度反对,强调“印度军队是去克什米尔保护人民的,必须呆到劫掠者被赶出以后”。因此,印巴两国总理12月8日的会谈仍没有达成协议。
印度政府于1947年12月31日将克什米尔问题提交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根据联合国宪章第35条,指控巴基斯坦“侵略”。1948年 1月15日,巴基斯坦政府提出反诉。印度代表断言“查谟和克什米尔已经加入印度自治领,是印度的一部分”。巴基斯坦代表则强调克什米尔与巴基斯坦的经济、地理、宗教和文化联系;说明克什米尔加入印度是非法的,而印度在土邦加入问题上自相矛盾,对朱纳加尔和海得拉巴,它强调地域毗连和居民构成;对克什米尔却又另立原则,置地域邻近和居民成份于不顾。在双方撤军的问题上,安全理事会没有满足印度的要求,而是呼吁双方克制,不采取使局势进一步恶化的步骤。1948年1月20日,安全理事会通过一项决议,准备成立3人委员会对印巴争端进行调查和调解。尼赫鲁对此深感失望,抱怨说,“在这个问题上,安全理事会的人们采取了极狭隘的观点”。
4 月中旬,待克什米尔的冬季刚刚结束,印度军队立即发动春季攻势,占领了克什米尔西部的几座城镇,直逼巴基斯坦边境。巴基斯坦军队也于 5月初收复了自由克什米尔的一些失地,印巴之间的武装冲突日益激烈。
1948年4月21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英、美等6国提出的关于克什米尔问题的决议,决定成立联合国印巴问题委员会,由该委员会采取适当措施,调停印巴在克什米尔地区的冲突,以恢复该地区的和平和秩序,并创造条件举行公民投票,以决定克什米尔的前途。同年 7月,印巴委员会成员抵达印度和巴基斯坦。经过一个月的活动,该委员会于 8月13日向两国提出新的建议,规定实现停火和谈判达成一项停战协定。建议提出,巴基斯坦应确保撤出部落民和志愿人员,行政权交给联合国监督下的“地方当局”,当巴基斯坦正规军撤出时亦应撤出同等数量的印度军队。印度方面接受,附有澄清;巴基斯坦方面接受,附有条件。问题未能解决,印度于同年 9月发动攻势,巴基斯坦向安全理事会控诉,该委员会于是再度受命调查和调解。
经过进一步谈判后,该委员会于1948年12月11日提出新计划,扩大 8月13日的建议。印度于12月23日,巴基斯坦于12月25日接受这项新计划。1949年1月1日午夜,两国政府达成停火协议,同时宣布双方在查谟和克什米尔的部队停火。几天后,该委员会正式通过使停火协议具体化的决议。15日,两国军队指挥官会晤,同意遣反战俘。部落民开始撤出。双方在7月29日划定停火线。
停火线是按照当时印巴双方的实际兵力部署来划分的。按照停火线划界,克什米尔实际上被分割成两部分:
自由克什米尔,得到巴基斯坦政府支持,占据该邦西部和西北部,约占克什米尔面积的2/5,人口约100万,经济比较不发达。由自由克什米尔政府管理。
马哈罗的克什米尔,得到印度政府支持,占据该邦的大部分地区,约占克什米尔面积的3/5,人口约400万,经济比较发达,由查谟和克什米尔国民会议领导的政府管理。1947年10月31日,阿卜杜拉出任邦临时政府首脑,1948年 3月成为邦政府总理。此后,老王公逐渐被人遗忘,宣布退位,其子卡兰•辛格继任,然而邦的实际权力掌握在阿卜杜拉和他的同事们手里。
停火协议生效后,问题并未解决。两国对于撤军和由谁代表“地方当局”看法均不同。委员会建议双方把各自的歧见报告公民投票执行官、美国海军上将切斯特•W尼米兹,巴基斯坦同意,印度反对,问题于是又回到安全理事会。1950年 3月14日,安全理事会要求两国政府,在 5个月内解除武装,然后安排公民投票,同时决定派出一名调解人,协助制订和完成这一计划。5 月澳大利亚著名法学家欧文•迪克逊作为调解人来到德里,在印度、巴基斯坦、克什米尔工作到 8月,最后宣布调解失败。迪克逊在报告结束时提议,在有限的地区举行公民投票分治克什米尔,或许可作为一种解决方法。
1951年 1月,在英联邦总理会议上,巴基斯坦总理阿里•汗坚持要求把克什米尔问题列入会议的议事日程。会上提出各种建议,其中一项建议从次大陆之外派英联邦的军队来维持克什米尔的治安,同时举行公民投票。印度总理尼赫鲁拒绝此项建议。
英国和美国仍然谋求联合国介入克什米尔问题。1951年 2月,英美两国在安全理事会提出联合提案,支持迪克逊关于解除武装的建议。3 月30日安全理事会通过一项修正案,但为印度所拒绝。安全理事会改派美国人弗兰克• P•格拉汉为新调解人,印度拒绝帮助他执行决议。克什米尔的局势日趋恶化,战争阴云密布,大有一触即发之势。此后格拉汉又提出过几次报告,但两国争执依旧,没有达成任何协议。双方的主要分歧是,解除武装后两国各应保留多少军队,公民投票执行官何时开始工作。鉴于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格拉汉只得把问题留给两国直接谈判,调解失败。
1953年 8月,巴基斯坦总理阿里•汗与印度总理尼赫鲁经过磋商,就克什米尔问题达成某种谅解。双方在 8月20日发表的新闻公报中说:“克什米尔争执应根据该邦人民的愿望来解决……确定人民愿望最好的方法,是举行公平的不偏不倚的公民投票……公民投票执行官将于1954年 4月底委派。”这项协议的含义是明白无误的。根据协议,印度和巴基斯坦两国政府就承担了义务,承认克什米尔人民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承认解决克什米尔问题的方法是实行公民投票,因而不能诉诸武力或单方面采取行政措施以解决此问题。克什米尔问题的解决似乎有了希望。
克什米尔问题的演变
问题并没有像人们所期望的那样发展。就在安理会调解争执期间,印度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强行吞并克什米尔的大部分地区,使之成为印度的一个邦。
1950年10月27日,查谟和克什米尔国民会议总委员会通过决议,建议邦政府召开制宪议会,拟订宪法,决定邦的前途,1951年10月31日,制宪议会正式召开。议会在宪法条例中剥夺了马哈罗的一切重要权力,只给他一个政府顾问的名义;确认政府对议会负责,享有除国防、外事和交通之外的其他一切事项的自治权。几个月后,阿卜杜拉在一次演说中否认印度宪法适用于克什米尔。尼赫鲁急忙采取行动,与阿卜杜拉会谈,并于1952年 7月在印度人民院宣布,克什米尔邦与印度其他邦不同,享有更多的权利和特惠,以示安抚。
阿卜杜拉坚持认为,克什米尔应享有完全的自治,只按内阁使团的建议交出 3项权力。他声称,他和尼赫鲁1952年 7月协议的基础,就是这个基本原则。印度政府对此极不满意。邦内的印度教徒中,有人鼓动该邦与印度完全合并,有人成立“人民党”。印度的一些右翼党派煽动风潮,甚至派员到该邦去活动,组织并入印度的萨蒂亚格拉哈运动,对邦政府施加压力。与此同时,查谟和克什米尔国民会议副总理兼内政部长巴克什起而反对阿卜杜拉,并于8月9日取而代之。阿卜杜拉被解除总理职务后,即遭逮捕。印度政府终于如愿以偿,消除了吞并克什米尔的障碍。
巴克什执政后,为使克什米尔尽快归并到印度积极行动。1954年2月6日印占克什米尔制宪议会批准加入印度。4月13日,克什米尔与印度的海关关卡被撤销。5月14日,印度总统普拉萨德发布一项命令,确认由1952年7月德里协定、1954年2月印占克什米尔制宪议会动议所形成的克什米尔与印度的关系。1956年11月,印占克什米尔制宪议会通过了一部由印度拟订的克什米尔宪法,宣布克什米尔是“印度联邦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1957年 1月26日印度独立节时,新宪法生效,印占克什米尔制宪议会自行解散。7月26日,卡兰•辛格为新任邦长,巴克什任邦政府总理。1960年1月,印度最高法院接管克什米尔的司法权。这样,印度政府单方面归并了克什米尔,使之成为印度辖下的一个普通的邦。
克什米尔事态的发展,激起巴基斯坦人的不满和愤慨。自1953年以来,巴基斯坦政府一直主张举行公民投票,由克什米尔人民来决定其归属问题。巴基斯坦方面采取了它所能够采取的措施,但因完全不能影响印度的立场而归于失败。巴基斯坦政府曾寄希望于谈判,从1953年到1964年,印巴两国领导人进行了 4次会谈,部长级官员的谈判多达36轮,都毫无结果,或者虽有协议也被弃置不顾。巴基斯坦政府还寄希望于联合国及其安全理事会的干预,但印度政府坚持其固有立场,使之无法正常进行工作。
60年代中期印度和巴基斯坦关于克什米尔的争执日趋尖锐化,终于导致两国间又一次武装冲突。
危机出现在1963年12月,起因于斯利那加市一清真寺中保存的先知穆罕默德的一绺头发不见了。穆斯林群众十分激动,斯利那加市发生了骚乱。后来虽然找到了那失踪的头发,穆斯林们仍然激愤异常。破坏停火线的事件屡有发生。
1965年 4月两国在库奇荒原边境地区发生武装冲突,进一步加剧了已恶化的关系。库奇是一片荒芜的盐碱地区,位于印度的古吉拉特与巴基斯坦的信德之间,两国边境尚未正式划界。据1960年初签署的西巴基斯坦—印度边境协定,该地区是一处有争议的领土,双方同意研究有关资料,进一步讨论以解决这个问题。冲突发生后,英国首相哈罗德•威尔逊建议,把这一争执提交国际仲裁。在英国和美国的压力下,印度和巴基斯坦于1965年6月30日签署停火协议,中止了这场边境冲突。
但是,一场更加严重的冲突已迫在眉睫。印度方面一直向边境调集军队,进行战争鼓动,准备采取直接的武装行动。早在1965年 5月17日,印度军队已越过克什米尔的停火线,以整营兵力袭击巴基斯坦方面的一些哨所。8月25日,约1千名印度军队攻击了巴基斯坦控制区的军队。8 月28日,两师印度军队越境向南突进。印度政府说,印度方面发现伪装的巴基斯坦人员渗入克什米尔,煽动当地人民反对政府,进行军事渗透活动,其人数达3千人之多。这是印度发动军事进攻的一种口实。
1965年9月6日,印度军队越过印度—巴基斯坦国际边界线,向巴基斯坦发动大规模的武装进攻。印度政府宣布全国总动员,把印巴两国关于克什米尔的地区性争端,扩大成为两国之间的一次全面战争。双方动用坦克,进行激烈的空战。大国再次介入克什米尔局势。安全理事会于1965年 9月20日通过一项关于印度和巴基斯坦冲突的决议,9月23日双方签署停火协议。这一场短促而激烈的战争遂告结束。
第二年年初,在苏联总理柯西金的斡旋下,印度总理夏斯特里,巴基斯坦总统阿尤布•汗,在苏联塔什干举行会谈。双方于1966年 1月10日签署《塔什干宣言》,表示双方要恢复两国间正常与和平的关系,促使两国人民间的谅解和友好关系。至于克什米尔问题,《宣言》只是说,“双方陈述了各自的立场”。显而易见,克什米尔问题并没有向解决的方向迈进,塔什干会议及其通过的文件也不过只是一纸空文。阿尤布•汗说:“《塔什干宣言》是一个意向性的宣言。它规定了解决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主要争端,特别是引起两国间最近这次冲突的查谟和克什米尔争端的体制和程序。这个宣言的意义,应由在找到一种公正而体面的解决这个争端中,实现该宣言条款的程度来决定。”
此后印巴双方在克什米尔地区虽然没有爆发大规模的武装冲突,但双方在克什米尔控制区的部队每年几乎都发生小的武装冲突和交火事件。1972年 7月印巴签署《西姆拉协定》,规定:双方尊重停火造成的控制线,不损害任何一方的众所周知的立场。但是,印度政府1975年 2月却置协定于不顾,片面宣布克什米尔印占区为印度联邦的一个组成单位:“克什米尔邦”。印度政府的作法引起克什米尔人民和巴基斯坦人民的坚决反对,致使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争执进一步发展。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克什米尔问题,是英国殖民政权撤出南亚次大陆时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英国慑于南亚地区日益高涨的民族解放运动,采取移交权力的方式退出,以便最大限度地保存它的势力和影响。撤离时英国玩弄手段,挑拨离间,制造了严重的分裂和动乱。在前英属印度,分治的主要依据是教派原则,其结果是挑动印穆两大教派间的仇杀,大批的人民背井离乡,以避杀身之祸,在次大陆造成了一幅惨不忍睹的悲苦情景。在前印度土邦,则把加入自治领的决定权交给了土邦王公,其结果是为两个新成立的自治领埋下长期争执的隐患和祸根,从海得拉巴到克什米尔,自独立以来,印度和巴基斯坦两国或兵戎相见,或唇枪舌战,长期保持着紧张局势,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后果。对克什米尔争端,英国殖民者当然不能辞其咎。
克什米尔问题长期不能解决,是由于印度在处理土邦加入问题时,执行两种不同的标准。印度总督蒙巴顿、印度总理尼赫鲁都曾确认,应按照克什米尔人民的愿望解决克什米尔问题,其方法是实行公正的不偏不倚的公民投票。可见印度政府对克什米尔人民承诺在先,然后又单方面地强行吞并克什米尔。印度这种态度,无法处理好国家间的关系,解决与别国的争端。
在克什米尔问题上,联合国及其安全理事会未能采取有力措施,是使该争端长期拖延未决的重要原因。自1947年底以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确曾多次通过决议,多次派出代表团或调解人协助两国,似乎是在尽其责,但实际上只是敷衍塞责,甚至是为某些大国的意图效劳。它一会儿对印度的要求让步,一会儿对巴基斯坦的要求让步;一时庄严地通过决议,要在克什米尔举行公平无私的公民投票,一时又提出要派外部的军队到克什米尔维持秩序,甚至竟然提出要分割克什米尔。
克什米尔问题的演变,与国民会议及其领导人阿卜杜拉的关系颇大。谢赫•阿卜杜拉在克什米尔邦的事务中占有重要地位。印度吞并克什米尔,曾得到国民会议组织的赞同,但当阿卜杜拉不同意印度完全吞并克什米尔,他立即便被解职并被投入狱中。此后,阿卜杜拉 3次被捕,在监狱中度过了14年。1968年获释后,他组织了一个新党,名为“公民投票阵线”,再次表明了他的立场。但阿卜杜拉在1975年 1月出任邦首席部长后,又同意或解散“公民投票阵线”,阿卜杜拉摇摆不定的政治态度影响了克什米尔问题的解决。
克什米尔问题至今仍未解决。克什米尔人民的自决权利必须受到尊重,克什米尔争端应该如同巴基斯坦和印度向克什米尔人民所保证的那样,按照克什米尔人民的愿望加以解决,由克什米尔人民决定克什米尔的前途。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5年11月23日
上一篇:世界主要海峡[ 11-23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新奇
用户信息中心
栏目导航
  • 找不到相关分类
本月排行TOP10
  • 还没有任何项目!
地理港湾